8旬老人走遍十多个市县 只为还58年前20块钱

时间:07-22 来源:深圳汽车大世界

原标题:8旬老人走遍十多个市县 只为还58年前20块钱
来源:http://1553.chinathermos.com/classic023_com/(甘肃新闻网)

 

  原标题:为还58年前的20块钱,八旬老人半个世纪寻遍川内十余市县

  “曾昌维,你在哪里?”在年过八旬的童玉光老人心中,他问了无数次。

  58年前,回家探亲返程途中的童玉光向朋友借了20元路费,但是后来两人失去联系。童玉光断断续续寻找了半个多世纪,足迹遍布川内十多个市县及重庆等地,也未能将这笔钱还上。童玉光说,欠的钱像一块石头压在他心里,他还会继续找下去。

童玉光老人

  

  身穿白衬衣、黑裤子,脚穿运动鞋,手里拎着一个绿色口袋……7月15日,在四川乐山市区一处新建住宅小区里,成都商报记者见到了童玉光老人,虽然已年过八旬,但老人家看上去精神矍铄。回忆起往事,老人也是滔滔不绝。

  童玉光是乐山市金口河人,上世纪50年代末,他还是阿坝州金川县林业部门的一名运输木料工人。“我记得是1959年7月,我回老家探亲。”童玉光说,一个月之后,探亲返回途中经过阿坝米亚罗镇时,他已经身无分文了。

  米亚罗距离童玉光上班的地方还有约200公里。“幸好当时林业局在米亚罗附近也设有办公点,于是我便向其中一位朋友曾昌维借钱。”童玉光说,他们曾共过事,也算是同事,当时就向他借了20元钱作为路费。“我找到曾昌维时,他二话没讲,不但借给我钱,还很大方地留我歇了一晚上,招待我吃了顿饭。”这些场景,童玉光曾不止一次向家人提起过,他说永生难忘,“当时20元并不是小数目,相当于当时半个月的工资。”

  

  揣着这20元,童玉光上路了。“大概过了半年,曾昌维来信询问还钱的事。”童玉光回忆说,当时他除去寄给家中的补给和自己的生活费,确实拿不出钱来还,便回信告诉曾昌维一旦凑足钱便通过邮局寄还给他。“当时工资最高的大概就是40多块钱,拿了20块钱走的话,他就所剩无几了。”童玉光说,他知道这20块钱的分量是相当重的,所以当时下定决心一定要还上。

  之后,曾昌维又给童玉光来过信。“他在信中说了家里面的困难,但是没有直接让我还钱。”童玉光说,他回信表示了歉意。过了大概一两年时间,他攒下了16元钱,并向同事借了4元钱,凑够了20元给曾昌维寄过去。令童玉光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个月后,汇款单被邮局退了回来,看着戳有“查无此人”的信封,他禁不住黯然落泪。

  

  曾昌维当时在阿坝州的原川西林业局301伐木场工作,汇款单被退回后,童玉光专门跑了一趟,可那儿已是人去楼空。“他们单位说曾昌维调走了,档案也拿走了。”从此,童玉光便陷入了长达半个世纪的等待与追寻中。

  几十年来,童玉光为了能够找到恩人几乎跑遍了四川的各大市县,但没有任何照片和线索,只知道“曾昌维”这个名字,无异于一场大海捞针。

  童玉光的女儿童怡介绍说,早些年,母亲还在世的时候,母亲便会陪着父亲一起出去寻找。可是10年前母亲去世,父亲就经常一个人出去寻找。后来,她和哥哥、弟弟也曾多次轮流陪父亲出去找过,依然没有发现有效线索。

  5年前,外孙女文海珀才第一次知道外公的故事。“在那个年代里,这是外公一辈子的牵挂。”文海珀说,她不断尝试着寻找的方式,网络发帖、求助媒体,即使力量微薄,但希望这些努力能让外公心中的亏欠能够变得少一些,再少一些。

  “父亲一般都是每年夏天出去找,一次出去四五天时间。”童怡介绍说,以前父亲每次去各地方找的车票还保留着,足迹遍布了川内的10多个市县,车票接近有半尺厚,但前两年一次搬家整理东西的时候,把车票都搞丢了。

  对于童玉光,遂宁市射洪县林业局工作人员董国兵至今仍有印象。“大概三四年前,他来射洪找人,住在小旅馆里,查到了林业局办公室的电话,局里安排我帮助他一起找人。”董国兵回忆说,听说童玉光的故事后,当时先带他去了川林老年协会,协会里基本都是三州森工退休人员,但可惜没找到,后来还带他去了社保局查询,也没查到曾昌维这个人。

  这样的寻找,大多时候一无所获。2014年6月的重庆之行,是童玉光最为激动的一次。成都商报记者查询了当年重庆卫视的“帮忙帮到底”节目,观众反映涪陵有位曾昌维老人,但人已经去世。当记者带着童玉光找上门时,其家属拿出老人的照片,经童玉光反复确认,并不是他要找的曾昌维,便失望地离开了。

  

  7月初,童玉光又跑了一趟安岳。“我到处问,到处找,甚至有很多人以为我是骗子,是疯子。”童玉光说,他花费了600元,却依旧毫无收获。

  20元钱像一块石头压在童玉光心里。这么多年来,四处寻人到底花了多少钱?童玉光自己也没具体统计过,“至少有四五万元吧。”有不少人觉得童玉光很傻,为了还50多年前的20元钱,付出了这么多的心血和努力,到底值不值?“欠人家的钱,总是要还的,不然要遗憾一辈子。”每每谈及此事,童玉光总会念叨起这句话。他说,这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笔“借款”,非还不可,“在我有生之年,就想亲手把钱还给老朋友,握着他的手说声谢谢。”

  在童玉光看来,当初借的只是20元钱,而现在自己要还的,是一份沉甸甸的恩情,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他会一直坚持找下去。 

  来源: 成都商报

责任编辑:初晓慧



晚上好啊,

弟兄们!


想必大家已经看完了“青春巡礼“,

在回寝室的路上了,

但对有些同学来说,

这种日子已经时日无多了......
言归正传,
源酱在这里给你们摆一摆,

“青春巡礼”上都有些什么精彩节目呢?



1

一马当先的是中国矿业大学资源学院2016-2017学生表彰大会短暂的由吴慧蕾老师宣读表彰决定,并在现场为获奖集体和同学颁奖。



资源学院2016-2017学生表彰大会



2



在表彰大会结束后,当然少不了开场音乐,于是静水乐队闪亮登场,“青春巡礼”在激昂的音乐中拉开的帷幕......



静水乐队

“爱如晨曦”

“喜欢你“



3


俩地质糙汉的一句“给您请安了”,哎,这就给您唠上了,这毕业的事儿,不多说几句就说不过去了啊,那就让荣邦序同学和王凤超同学给您白活白活“毕业的那点事”。


荣邦序 王凤超

相声“毕业趣谈”



4



青春这支歌的节奏总是能让人忍不住跳起舞来,青春的舞步让我们忘记烦恼,舞台便是不存在烦恼的地方,让我们挥洒汗水,歌舞青春!


花漾艺术团

“恋爱循环”
舞蹈协会“X-Crew”

罗佳珊等 “Focus”



5

来自老师的祝福,让人悲喜交加,我们的求学路上因为有了他们,我们走得如此平坦,感谢所有得老师们!




党委书记和班主任们致辞



6

歌唱,让我们对青春更加眷恋,悠扬得旋律让我们忘记毕业得悲伤,回忆的珍贵,都包含在这一字一句里......

(ps:矿大女神孙艺铭空降,真的哦,没骗你们吧。还有来自岳建刚老师的深情演唱,这波不亏......)



谢东圣 孙艺铭  “好好说再见”

阿升 崔子逊等 歌曲串烧

付浩邦 杨哲浩等  “成都”


7

 

有朋友真好,尤其是有一个一辈子的朋友想必是极好的,当毕业的时候,你可以放开来揭他的短,拼命地损他,然后所有人都在毕业后记住了:“他呀,长相人品就那样,但我能惦记他一辈子。”



黄凯 李子鸿  相声“求学趣事”



8


回到过去,预见未来,每个人都希望能掌控时间,因为即便是古人也会感叹“四年之约”也是如此的短暂。


王子钰 牛辉辉等

小品”矿大求学记“



9

“情随物迁 辞以情发”,我们的青春用话语是讲不完的,但是我们可以用感情让每一个简单的字散发出绚丽的光芒!




岳建刚 田沐雨等

朗诵“我青春的河流经你的脚畔”



“四年之约”的结束预示着新生活的到来,

让我们用这场盛会,

为即将离开矿大的同学们道一声:

“保重。”




“青春巡礼”到此结束!

感谢我们的主持人及工作人员,

“你们辛苦了!”



“哎,马扎全搬走,对搬走搬走!”

“搬乐器的小心点,别摔着了!”







摄影:记者站 胡瑞

记者站 陈蕾

新媒体工作部 徐海

责任编辑:新媒体工作部 仇韶伟






▲向上滑动


秀米公众号

 

zykx_cumt



秀米新浪微博

 

CUMT资源与

地球科学学院





长按右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ˉ


本文相关推荐

  • 2v32lwi8l0av9iy榻榻米功能有多强大、有多实用, 看了你就知道!
  • b9fem556ekar281狼若回头,必有理由(经典)
  • 1xljj7oxve75prg题材板块信息早知道 周五(21日)
  • jvth0gzkij5aj1c德阳万达“最美导购员”评选开始啦!为你心目中的TA投上一票吧!
  • 8hhaw0stemm8bgiPaobi 手工首饰新品,夏装配上它就完美!
  • m3ulikdhep1lksj你是我挣扎过 放弃过 到现在依然深爱的人
  • npcm2644w0tqr58摆脱俗套电视背景墙,让装修时尚起来!
  • tpx5e648yfsueoi欢畅BBQ |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但你所有好吃的,我要打包带走!
  • xk8ru452u7yxcod屹立5000年的中华文明,脉络第一次被整理的如此清晰!
  • i7300u3i4wj3sm3优选配方 | 咸蛋黄的又一个春天:南瓜咸蛋黄小餐包
  • 4u31oznpy81z8bd善良,永远不过期;好心,永远有好报!
  • 62y6q96n8en938n75平的混搭风小三房,虽然空间都不大,过得幸福就好!

相关用户

站长提醒:本站(www.chinathermos.com)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帮助我们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