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菜开奖结果?

井绪军

 

【山路弯弯,我的世外桃源】

 

连日大雨 ,一潭潭积水唤醒沉寂的生命。久旱逢甘霖,千百只蛙从干涸中苏醒过来,得到滋润的喉咙焕发出勃勃生机,引吭高歌、呱呱求偶,从黄昏唱到黎明,却依然没有一点要停歇的意思。蝉也凑起了热闹,于枝叶间尖声鸣叫,仿佛要撕裂稀薄的空气。一时间引得鸡啼狗吠,各种声音宛如撩拨了百般乐器,乱了人间,仔细听来却又层次分明。生命是如此的不甘寂寞,总想在恰当的时候伸出触角,探寻彼此的人生。

走上那条通往九山的弯弯曲曲的山路,雨后潮湿的空气打湿了额前的碎发。苍翠的群山被一层乳白色的烟雾笼罩,宛如瑶台仙境误落人间。青纱帐已从地平线轻轻扯起,堪堪漫过了头顶,丝丝缕缕的轻雾萦绕其间,如仙女的纱衣轻扬漫舞。一眼望不到头的田野绿的野性十足,染绿了衣袖,染绿了长发,染绿了脚上的凉鞋。那浓得化不开的绿意溢满胸膛,流淌出生命之歌,悠然唱响在天地之间。路两旁栽植的花树,早就谢了残红,结满成簇成串的小红果,像被清水洗过的颗颗玛瑙,闪烁着诱人的光芒。有的上面还挂着一层白霜,好像少女绯红的脸儿施上了一层薄粉,让人痴迷陶醉、悠然神往。终于忍不住诱惑摘下一颗放进嘴里,又酸又涩,难过充斥了口腔,才知道有些美丽的东西只能静静地欣赏,比如漂亮的毒蘑菇,比如带刺的玫瑰。花树下两排金黄色的花丛,一路漫延到看不见的前方,像一个个小太阳迎风摇摆,摇落一身的清露。坡崖上一蓬蓬酸枣树也挂满了如绿宝石一样的枣儿,一颗颗玲珑可爱。到了秋天,它们也会染上秋枫的颜色,引得孩童不顾那一根根伸出来的尖利长刺,用嫩嫩的小手采摘下来,装满衣兜。走过一片谷地,谷穗低垂着沉甸甸的脑袋,不知在思索着什么,微风拂过,它们颤悠悠轻轻点头,仿佛看懂了尘世的恩恩怨怨、分分离离……一大片核桃林出现在眼前,盛夏的果实结满了枝头,压弯了腰身。花生、大豆喝饱了雨水,舒展开萎靡的枝叶,风吹过,不时荡起层层绿波。

山风吹的姑娘的长发妖娆如梦,衣袂飘飘……不时有黑白相间的花喜鹊和黑羽红嘴的鹩哥被惊起,扑棱着翅膀停在不远处,转着小脑袋四处张望,时刻警惕着欲振翅高飞。一只只红蜻蜓优雅地立在碧玉一般的玉米叶子上,透明的双翅在晨曦中熠熠生辉。花蝴蝶在花朵上恣意翻飞,在脚边翩翩起舞。此情此景美得有点不真实,美得炫目。布谷鸟,这神秘的小精灵,还恋恋不舍地在林间徘徊不去,连日的暴雨终于让它发出声声凄啼:“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这山野的清晨美的让人窒息,让人恍然如梦。转过一个山脚,一线清泉从山涧汩汩流出,一泄千里,激起漫天的珍珠,哗啦哗啦的水声瞬间勾去了魂魄。飞瀑流泉在岩石上游走奔腾,迸珠溅玉和着鸟鸣啁啾,带来清凉,醉了耳朵,美了天上人间。掬起一捧喝上两口,丝丝甘甜直入心扉,光着脚丫没入水里,清冽彻骨、暑意尽消,让人流连忘返、不肯归去。美丽的少女在洗一方花手帕,美不够又摘一朵紫色的牵牛花掖在鬓角,嗅着草木的味道,感受着山风的丝丝抚慰,让灵魂栖息在这诗意的山水间,让笔尖游走于红尘之外,如春蚕吐丝生出绮丽的花朵,铺满人生的温途。

一轮朝阳从东山顶上冉冉升起,知了的鸣唱涵盖了所有的声音,震的树梢上的枝叶都仿佛都要颤栗起来,似乎要吵碎骄阳,化作满天星光。人到中年,是否也如这葳蕤盛夏,日趋丰满、生机盎然。少了年少的轻狂与肤浅,多了几分凝重与深厚,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宠辱不惊,得失不嗔。洗尽铅华听暮鼓晨钟,看淡物事观天上浮云。春花秋月的情思化作柴米油盐的怡然,小儿女的姿态沉淀成看破红尘的旷达。如果不想俗世的尘埃落入明净的心湖,不想澄澈的灵魂被现实的俗气沾染,那就常来这青山绿水中走一走、看一看,让这满眼的绿洗涤心灵的污垢,让山风荡尽一身的尘埃。

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一方世外桃源,供心灵小憩,让疲倦的身躯舒展。山路弯弯,层林叠翠,花光鸟鸣,恰似我梦中的桃源。餐风宿露饮清泉,浊气自消玉骨凉。若有诗词藏素心,墨染红尘酝暗香。

 

 

作者简介:

井绪军,山东泰安人,毕业于山东农业大学,喜欢读书写作,爱好诗歌、散文、古诗词,曾在多家报纸杂志发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