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志平表示,国企改革的关键在于市场化。福建省国资委 供图

  宋志平,是大刀阔斧实施企业改革“刀斧手”。在他的领导下,中国建筑材料集团营业收入从20亿元跃升2500亿,成为中国建材行业唯一的世界五百强;在执掌中国医药集团总公司期间,国药集团营业收入由360亿跃升2000亿,成为进入世界500强的唯一一家中国医药健康企业。上述两家央企被誉为充分竞争领域中快速成长的央企典范,宋志平是中国特色国有企业家的典型代表。

  根据国务院国资委的战略部署,宋志平先后成功推动8家央企兼并重组,为中国企业改革创新做出杰出的贡献,并且创造积累了新鲜而丰富的经验。

  与市场接轨激发企业活力

  “国企改革的关键在于市场化。”宋志平把自己探索的央企经营模式总结为“央企市营”,这也是中国建材集团跨越式成长的重要经验。

  针对“央企市营”, 宋志平解释说,“央企”是指企业的资产属性,中央直接管理的国有企业;“市营”是指企业机制和运作方式,也就是说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作为央企应该市场化经营。

  “央企市营”包含五个核心内容:一是央企控股的多元化股份制,就是产权多元化,使企业更有活力;二是规范的公司制和法人治理结构,实现政企分开、所有权和经营权真正分离,保障了企业行权顺畅;三是职业经理人制度,即董事与经理人要通过社会化、市场化方式选拔,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四是公司内部机制市场化,用人用工及分配机制等方面与市场接轨,使其成为企业发展的动力;五是按照市场规则开展企业经营,产品与服务的经营与创新遵循市场规则进行,并且和民营外资企业合作共生。

  由此及彼,宋志平提出,国企改革的关键在也于市场化。

  “央企的实力+民企的活力=企业的竞争力”

  在谈到关于混合所有制的实践时,宋志平提到了一个公式,“央企的实力+民企的活力=企业的竞争力”。

  他解释道,央企有资源、资金、人才、技术、品牌和管理优势,民企有市场活力、拼搏精神和企业家精神,“为什么不可以把二者的优势有机结合起来?”

  “混合所有制不能为混而混,也不是一混就灵。最终目的是要建立市场化机制、实现所有者到位。”宋志平坚信,“重组必须与改革相伴,如果没有改革,重组的意义就不大。”

  为此,宋志平针对混合所有制改革,提出两种模式。

  第一种,以“三层混合”深化产权改革。宋志平以中国建材为例介绍说,第一层,上市公司中,中国建材股份等公司吸纳大量社会资本;第二层,大型业务平台上,把民营企业的部分股份提上来交叉持股;第三层,下面的实体公司还可以再吸收投资人。

  “这样,上市公司、平台公司、实体公司,三层都可以进行混合。既保证了集团的绝对控股,也提高了子公司在精细化管理、技术改造等环节的积极性。更为重要的是,将市场机制真正引入到央企内部,提升了企业的竞争力。”宋志平说道。

  此外,宋志平还提到第二种模式,即“三七原则”。

  “在上市公司这个层面一定三分之一多数,上市公司的下面,赚钱的单位,为确保上市公司的利润来源,要占到七。”宋志平认为,三七原则能够较好地保持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也不会影响到上市公司的股价和市值。“不见得一定要30%、70%,但大家一定要有这样的概念,知道上市公司需要控股,下面需要的是利润。”

  宋志平结合多年实践,强调不要搞“一股独大”,“上市公司大股东里,有两三家比较好,在股权结构里有一定的制衡,还有散户,这是比较好的模式。”

  企业转型升级应抓好“四化”

  企业转型升级向哪里转,怎么转?宋志平提出,转型要抓好“四化”,“第一是高端化,第二是智能化,第三是绿色化,第四是国际化。”

  宋志平强调,企业发展只讲规模是不行的,除了大,还要强、还要优,“中国建材在制造业里强调五个要素,环境、安全、质量、技术、成本。把环境放在第一位,是因为做企业一定要讲环保。”

  国企在充分竞争领域该如何做?针对中国的建材市场现状,宋志平认为,建材行业确实需要转型升级,中国建材转型升级的任务非常重。他认为要从第一曲线转向第二曲线,即不仅仅是在水泥、玻璃等传统行业淘汰落后产能,而是大力发展新型建材、新型房屋和新能源材料等。

  此外,宋志平认为要有“第三曲线”,即业态升级。他表示,作为传统的制造业,在转型升级的道路上,要紧紧依靠包括互联网、制造服务业、智慧工业在内的科技创新。(文/黄雪玲)

【责任编辑:陈可涵

相关文章

编辑推荐

立即前往
本网原创
热点视频
热点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