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六和图库

专 注 行 业 发 展      致 力 名 酒 传 播

五年沉浮路   终迎曙光来

2012-2017年酒业十大趋势

2012年,叱咤风云的白酒行业结束了风风火火的十年辉煌期,一下子进入了如履薄冰的惨淡寒冬期,自此已经蛰伏五年有余。在历经五年的倥偬时光之后白酒行业顶着各方压力不断前行,经过艰苦的改革发展,目前白酒行业已经趋于好转,并逐渐迈上新的台阶。

五年的沉浮,酒业发展自上而下也经历了一场深刻的变革,“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如今白酒行业发展已经再次渐入佳境,回想起来,这五年白酒行业变化巨大,企业发展不再盲目追求规模扩大和利益最大化,而是更加注重以品质为导向、以消费者需求为前提的经营价值观,同时更加注重产品的健康化。

变革总是在风雨后,顺风顺水的十年,大家注重的是产品销量,是销售业绩的多少,而与产品本身的塑造渐行渐远。但此番波折后,大家转而意识到品质提升是改变危局的最关键的手段,遂以品质为导向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工匠精神”溯源大潮。与此同时,企业强化渠道变革,重视宣传途径,丰富产品类别,以求刺激市场回暖。也许是时间的作用,也许是众人努力的结果,五年的等待终于见到白酒再度起势,于是我们以现象为导向,看看我们这几年白酒业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破冰一寸也非一时之功。自白酒行业进入寒冬期以来,白酒业界都在思考如何才能尽快地迎来回暖,如今终于看到曙光的到来。五年,对整个白酒行业来说可能不算长,但对瞬息万变的传播行业来说可能已经很漫长了。那白酒的传播方式,又是如何在这五年的寒武纪年里破冰前行的呢。在告别了那个广告为王的时代之后,这五年里白酒传播在整个传播大环境的影响之下,也正从单一的传统媒体向融媒体转变。

单一传统媒体之单



白酒的传播一直以来都是依靠的单一的传统媒体。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化,单一的传统媒体出现了许多这样那样的局限性,已经渐渐不能满足受众的需求。

报纸、广播、电视,是传统的三大媒体。白酒传播也基本是以这三大阵地为主,但随着互联网这第四大媒体的出现,三大媒体的劣势也愈渐清晰。

纸媒的衰落是可以预见的。报纸、杂志这些媒体都是以文字、图片传播为主。白酒在纸媒只能以软文和硬广的形式传播,但受版面限制,信息的容量有限;受出版时间的限制,更新速度最快也只能以“天”为单位;受发行量数量和地域的限制,传播效果覆盖面有限。

广播,以声音传播为主。白酒在广播的传播就只能以声音的形式表现出来,但声音稍纵即逝,不易记忆;在视觉上也缺乏直观、生动的形象;广播是线性的传播,听众只能按照电台的播出顺序收听,不能反复。

电视,以声画结合传播为主。白酒在电视的传播方式是多样的,有直接的硬广告、电视剧植入、节目冠名赞助等等。电视传播仍然还是白酒传播最重要的阵地。但电视受时间的严格限制,广告的时间更是精确到秒,只能在规定的时间内传播相应内容的信息。而且,电视和广播一样,是线性的传播方式,不能反复收看。

单一的传统媒体的局限性已经非常明显,白酒传播如何突破成为当务之急。

融媒体之融


在当下,互联网大时代,白酒传播如果还只选择单一的传统媒体,已经不能满足白酒企业自身的发展,也不能满足消费者对白酒信息来源多样化的追求。此时,融媒体应运而生。

融媒体是充分利用媒介载体,把广播、电视、报纸、微信、微博等既有共同点,又存在互补性的不同媒体,在人力、内容、宣传等方面进行全面整合,实现“资源通融、内容兼融、宣传互融、利益共融”的新型媒体。

而融媒体是建立在现代网络技术之上、融合了多种媒体形态的新型媒体的总称。如国家名酒评论,它对受众来说,已不再单纯是一本平面的“杂志”,还有一个红高粱名酒论坛的平台,通过这个平台,他们可以获取更多版面之外的信息,并且可以进行互动。从另一方面来说,融媒体是融合了新老媒体优势更完美的一种传播形态。

“融媒”的特点是开放性、互动性和社交化,是能够引发全社会热议的现象级内容或议题。有多少媒体关注、有多少人自发参与,是评判融媒的标准。

例如今年开年白酒传播最火的案例汾酒《发现地球胃1510工程》,这个案例就是典型的融媒体成功案例,在微信、微博、各大网站、报纸、有声阅读等多媒体平台统一传播,引领了业界的一股浪潮,成为了全民话题。

在融媒时代,公共媒体与自媒体共同形成了一个媒体融合的生态圈,优质的内容是根基。这个生态系统以内容为核心而聚合,围绕内容这个核心,聚合起电视、网络、报纸等公共媒体以及微信、微博等自媒体,同时带动更多公众的自发参与,使优质内容得以最为广泛地传播,也使得内容的价值和影响得以全面地提升。这是融媒体最大的优点和价值。

总的来说,信息碎片化时代,消费者变得越来越懒,他们普遍喜欢选择便捷而有效的信息获取途径,融媒体首当其冲。多点、多元、多向的融媒体时代,最终将使得信息无障碍流动,在这个过程中省去了以往繁琐的信息传递,也给企业节约了成本。对于白酒传播来说,向更好、更便捷的传播途径转变是必然的,当下,能引领白酒传播前行的就是融媒体。

文章来源:2017年7月《国家名酒》 总第69期


伊拉克库尔德渐进独立作茧自缚

——

2017年09月30日 11:54:57 来源:北京青年报
分享到:      

  9月29日晚,伊拉克政府将关闭北方埃尔比勒和苏莱曼尼亚两市所有国际航线,切断库尔德自治区通向境外的空中走廊。这是伊拉克政府应对库尔德人单方组织独立公投的惩罚性限制措施之一。根据联邦议会要求,伊拉克政府不仅将接管库区所有出境口岸,向基尔库克等争议区派驻军队,还通电各国政府和公司不得与库区继续石油贸易。伊拉克政府的反制措施得到伊朗和土耳其等邻国积极配合,冒险推动渐进式独立的库尔德人作茧自缚,面临“孤岛”生存。

  25日,伊拉克库区不顾联邦政府、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的警告和劝阻,执意在库区内外发起独立公投。27日,独立公投委员会宣布,公投共收集308.6万张有效票,投票率为72%,其中支持票占92.73%,反对票占7.2%,另有约25万张无效票。该委员会称,有效票中包括海外流亡库尔德人的电子票。据估计,中东共有库尔德人3000多万,其中土耳其达2000万人,伊朗约1000万,伊拉克约550万,叙利亚约220多万。此外,欧洲、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等约有1000万库尔德人。

  这次公投不仅覆盖联邦法律认可的三个自治省即代胡克、埃尔比勒和苏莱曼尼亚,也纳入尼尼微、塔米姆、迪亚拉和萨利赫丁等四省部分地区。上述地区曾为库尔德世居土地,上世纪20年代英国推动伊拉克脱离奥斯曼帝国独立后,历届政府通过“阿拉伯化”及强制移民等方式改变人口结构,一度使阿拉伯人和土库曼人成为自治区三省外周边地区的主体民族。但库尔德领导人始终将大库区视为传统领地,长期与中央政府明争暗夺。

  受一战后各民族独立运动思潮冲击及地缘政治力量撬动影响,伊拉克库尔德分离主义运动一直比较强劲,实际成果也最为显著。即使在共和国及联邦制两种政体框架内和平共处,库尔德政党也始终强调库尔德人与阿拉伯人地位平等,反对将伊拉克赋予排他性的阿拉伯属性,也抵制伊拉克与其他阿拉伯国家在泛民族主义旗帜下联合,并宣称保留随时独立建国的权利。伊拉克长期动荡与战乱以及外力介入,特别是萨达姆执政后伊朗和美国的先后主客观支持,使库尔德人分离运动日益炽烈,并用“切香肠”的方式推动渐进独立,逐步形成公投摊牌局面。

  上世纪80年代两伊战争期间,伊拉克库尔德武装即与敌国伊朗联手,对已失战场优势的中央军南北夹击,为此遭到化学武器袭击报复。1991年海湾战争结束后,库尔德人与南部什叶派阿拉伯人遥相呼应再次反叛,美英则划定“禁飞区”压制伊拉克政府出动空军平叛,库尔德地区自此进入“独立王国”时期。2003年美国推翻萨达姆政权,伊拉克传统权力结构和政体被彻底颠覆,库尔德人不仅首次出任总统,还成功推动伊拉克由共和国向联邦转制,进而获得半独立法律地位:库区不仅有独立立法、司法和行政权,还拥有独立武装和边境口岸控制权。

  此后十多年间,持续稳定和安全的发展环境,丰富的自然资源、石油收入和外来投资,推动伊拉克库区城乡巨变,也使分离主义更加发酵。库区政府积极鼓励库尔德人向传统聚居区回流定居,还威胁利诱当地阿拉伯和土库曼居民外迁,推动大库区人口结构逆转。2014年“伊斯兰国”武装夺占伊拉克西北部后,库尔德人上升为美国反恐关键盟友,不仅得到数千美军保护,获取丰厚资金和装备支持,还利用反恐战争攻城略地,扩大和巩固对第二大城市摩苏尔、石油重镇基尔库克的实际控制,为独立公投奠定实力基础。

  伊拉克库尔德领导人一再声称公投不会直接导致库区独立,而是政治意愿表达,是与联邦政府谈判扩大政治和财富权益的基础。也有分析认为现库区领导人已非法执政两年,试图制造危机凝聚民意延续权力。但是,独立公投是极其危险的踩雷行为,是走向法理独立的关键步骤之一,势必招致联邦政府坚决反对,引发伊朗、土耳其和叙利亚等邻国的断然抵制和联手制裁。

  28日,伊拉克库区政府宣布拒绝联邦政府一系列封锁和削权措施,称其为“既违法又违宪的集体惩罚”并将进行法律抗争。伊朗和土耳其不仅快速配合伊拉克政府的空中封锁和口岸控制,还在边境地区举行单边和联合军演进行武装示威。此前,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和土耳其已形成跨派系地缘博弈新轴心,今后,它们势必为维护主权与领土完整而形成新的利益、命运和安全共同体,携手遏制、打击任何一国的库尔德分离主义企图。因此,伊拉克库尔德人自讨苦吃才刚刚开始。(马晓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