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百家乐怎么玩的?
点击上方「落尘文学」关注,精彩小说看不停


1


    CBD是这座城市最豪华的地段,高楼林立,安静冰冷。

    夏安暖愣神的看着眼前高大的建筑,眉头微拧。

    “夏宝宝,如果日后你再背着我给我报名什么相亲节目的话,妈咪可就生气了!”夏安暖瞪了一眼自己手中牵着的小丫头。

    夏宝宝抿唇,她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妈咪,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泪花。

    “现在你给我装可怜也没用!”夏安暖这一次似乎是贴了心了不想搭理夏宝宝了。

    夏宝宝的小嘴立马就撇下来了,泪花在眼眶里打转。

    夏宝宝松开夏安暖的手,可怜兮兮的蹲在地上,胖乎乎的小手开始在地上画圈圈,看起来好不可怜。

    “别人都有爹爹,就宝宝没有爹爹,宝宝知道宝宝的爹爹不在了,可是妈咪,宝宝不想成为没有爹的小白菜。”

    夏安暖的心顿时就拧了起来,不过小白菜到底是什么鬼?!

    “而且那个报名的姐姐也和宝宝说了,参加这个节目就有一万块的奖金,就算宝宝找不到爹爹,也有五千块的安慰奖。”

    “宝宝……”夏安暖这一次觉得是自己过分了。

    “五千块钱可以让妈咪你休息好长一段时间,也不用那么拼命的工作了,宝宝就是想多帮帮妈咪……”

    “好了宝宝,不说了,妈咪都知道了。”夏安暖一把抱住看起来伤心不已的小萝莉,“妈咪这就去给你找个好爹爹,好不好?”

    夏宝宝躲在夏安暖的怀里,双手紧紧的环在她的脖子上,听着那嗓音似乎还有些哭腔的样子。

    “不要了,如果妈咪你要是不喜欢的话,宝宝就不要了。”

    只是此时,夏宝宝唇角上的笑意并没有让夏安暖察觉到。

    “妈咪没有不喜欢,只不过日后宝宝你做什么事情都要先和妈咪商量,不能再这么”

    夏宝宝的大眼睛中闪烁着灿烂的光芒,“好的,以后宝宝一定什么事儿都会事先和妈咪你商量的,再也不这样了!那……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最后还带着一些小心翼翼。

    夏安暖无奈,只能牵着夏宝宝一块儿往大楼里走去。

    而夏安暖不知道的是,也就在她刚刚踏入大楼的同一时间,一辆高级轿车缓缓的在大楼前停靠了下来。

    副驾驶上下来一个面色肃然的人,他恭敬的走到了后座,拉开车门,等候在一侧。

    从车上下来的是一身侧高大,五官极为俊美的男人。

    “有消息了吗?”男人头疼的揉捏了下太阳穴,嗓音平淡的没有丝毫起伏。

    身为唐爵助理的江南恭敬的站在一侧,他斟酌了片刻后,方才有些怯然道:“暂时……还没有。”

    薄唇微微抿起。

    那双犹如深潭般的眸子中顿时溢满了失望。

    即便是早已知道答案是什么,可心底终究还是会期待,期待着将她找到,拥入自己的怀抱

    然后紧紧的抓住!让她避无可避退无可退!

    江南小心翼翼的瞟了自家上司一眼,在看到他彻底黑下去的面孔后,便不再说一句话。

    当一见钟情节目组的制作人看到唐爵冷着一张脸踏入导播间的时候,立马就从座位上蹦了起来。

    “唐,唐总,您,您怎么有空过来了?”

   

2


    唐爵不过是淡淡的扫了那制作人一眼,也就是这一眼那制作人彻底的闭了嘴。

    而此时的演播厅内。

    这已经是上来的第三号男嘉宾了,他不管是举止还是谈吐,看起来都不错,夏安暖也就把灯留到了最后。

    她想,如若这人能够接受宝宝的话,那么自己或许可以和这个人在一起。

    “三号男嘉宾现在场上有十二盏灯是留着的,现在你有什么话想要问几位女嘉宾的吗?”

    三号男嘉宾的视线直直的就落在了夏安暖的身上,继而有礼的含笑道,“我想问问五号女嘉宾……”

    夏安暖一愣,五号女嘉宾不就是自己吗?

    而也就在夏安暖愣神的同一时间,摄像机的镜头也是对准了她。

    砰

    导播间内,唐爵猛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那深邃的见不到底的眸子中迸发出一片冰寒的星光来!

    垂放在身侧的双手骤然握紧成拳,如若有人细心的话,定会发现他的拳头在微微颤动着。

    他似乎在极力的压制着、忍耐着什么。

    只不过,此时唐爵周身的低气压让他周围的人险些喘息不过来!

    众人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这位大佬如此动怒。

    江南也是惊恐不已的看着自家上司,可是当他注意到自家上司的视线正死死的盯着七号机位的视屏后,便将视线转移了过去

    也就在一瞬间,江南的瞳孔猛地收紧!心中一阵惊骇!

    卧槽!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夏安暖!

    没错的吧?那个站在台上,还在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的相亲女,就是老板让自己找了五年的女人夏安暖没错吧!

    “请问,您介意单身妈妈吗?我实话和你说,我有一个女儿。”夏安暖的唇角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我很喜欢孩子的。”三号男嘉宾说的也很是直白,“不过在这之前,我可不可以冒昧的问下,宝宝的父亲现在……”

    夏安暖笑的很淡,眸光都淡的让唐爵想要一把掐死她!

    “不在了。”夏安暖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在宝宝还没出生前,就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好一个不在了!

    唐爵霍然转身,眸光冰寒,离他最近的桌椅已经被他整个都踹倒在地!

    周身的冰寒之气让众人的面色都不禁一白。

    导播间的人顿时一句话都不敢说了,甚至不由自主的都退后了好几步。

    唐总身边的空气真的是太冷了,如果要是再继续下去,他们一定会被冻死的。

    直到唐爵冷着脸离开了导播间,众人方才长吁了一口气,只不过此时众人的腿脚都有些发软罢了。

    但是,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夏小姐,我也明白的和您说吧,我对您很有好感,我能做宝宝的父亲吗?”

    三号男嘉宾问的很是小心翼翼,神色间还带着些许的期待的。

    夏安暖一愣,也就在她刚想要回答的时候,一道震怒不已的嗓音乍然响起

    “夏!安!暖!你要是敢答应一个试试!”


3


    骤然响起的嗓音让夏安暖蓦然一惊!

    在她还未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她已经整个人都被拽了过去,继而一阵眩晕!

    “你竟然敢来参加这种节目!”依旧是震怒不已的、甚至还带着一丝不易被察觉的惊喜的嗓音。

    唐爵控制不住自己心底的怒意,即便是他在心底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要发怒,尽量的柔和下来,不要吓跑了自己找了整整五年的女人。

    可是现在只要一想到她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他就遏制不住心底想要杀死她,然后再自杀的想法。

    而唐爵不知道的是,当夏安暖看清眼前的人后,她的整颗大脑都空白了下来。

    唐爵!

    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夏安暖的脸上已经失去了所有血色,就连嘴唇都在不觉间颤抖。

    唐爵的眸光一沉,捏着夏安暖肩膀的手兀然收紧!

    “你现在就这么害怕我?夏安暖,你他妈现在就这么害怕我?!”

    演播厅里的众人都被眼前的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震惊到了。

    原本正想动怒的导演在看清台上的男人是谁后,立马就歇火了,心中所剩下的,只有后怕了。

    台上的人,他认识。

    唐爵,唐氏财团的总裁,百年传承唐氏一族的内定族长,手腕铁血狠辣,不近人情,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冷血。

    但是偏偏,他们好死不死的,就是把人唐爵的女人,给折腾来玩儿什么相亲?!

    卧槽!

    这一次可真的是玩儿大了!

    “夏安暖!回答我!”唐爵的视线紧紧的盯在夏安暖身上,就好似会在她身上看出一个洞来一般。

    夏安暖却是在这样的场面上,闭上了眼睛。

    她在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不能输。

    在再次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她怎么能认输?

    待夏安暖再次睁开眼眸时,方才眼底的震惊以及惊恐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淡然。

    “先生,我们……认识吗?”

    夏安暖的唇角上还勾着一丝浅淡的笑意,神情上甚至看不出丝毫破绽来。

    “你再说一遍!”唐爵咬牙切齿,他不知用了多大力气才抑制住自己想要掐死她的冲动。

    素白的双手微微收紧,唐爵的视线太灼热了,以至于让她避无可避!

    她深吸了一口气,唇角上的笑意并未淡去,也就在她刚欲开口时,一道脆生生的童声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你放开我妈咪!”

    夏宝宝从观众席上小跑到台上,动作有些笨拙,却也看的出来她此时的急切。

    可是夏宝宝终究是太矮了,想要爬上台去,还真的是有点儿困难……

    夏宝宝可是急坏了,她逮着台上已经呆了去的主持人,然后可怜兮兮的开始求人。

    “叔叔,帮帮宝宝,宝宝上不去。”

    主持人也是愣住了,但是莫名其妙的,他还这就是去拉了小丫头一把。

    夏宝宝好不容易爬起来,她气呼呼的跑到了唐爵的面前,指着唐爵大声的喊着:

    “你,你放开我妈咪!要不咱们来打一架,宝宝要是输了,我,我就把我所有的零花钱都给你!但是,宝宝要是赢了,你就放开宝宝的妈咪。”


4


    夏安暖的瞳孔猛地收紧!

    她方才果真是太慌乱了,以至于忘记了自己的宝宝也在现场了。

    妈咪?!

    唐爵那张冷俊的面孔倏然转冷。

    是了,他怎么就忘记了,方才她有说过,自己有一个女儿。

    “夏安暖,别想跟我玩儿花样!如果你不想让我立即带走你女儿的话,你现在就给我说实话!”

    夏安暖却是眉头都没带皱一下。

    “这位先生,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我如此,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我和先生您并不相识,如若您要是想要继续这么纠缠下去的话,我可就要打电话报警了!”

    嘶

    现场众人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这女人不要命了吗?居然,居然敢如此和唐爵说话?她难道不知道唐爵的身家背景吗?

    “好,好的很!”唐爵怒极反笑,“夏安暖,你总是知道,如何能轻易的激怒我!”

    夏安暖想要从唐爵的桎梏中脱离出来,可是此时的她根本就不敢动。

    以她对唐爵的了解,她知道,此时的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如若稍有不慎,那后果不会是她想要看的的。

    “我都和你说了,放开我妈咪!”

    夏宝宝看不到唐爵的面色,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是想着把自己的妈咪从眼前那个高大男人的手上抢回来。

    唐爵兀然回头,视线冰冷而又无情的刺落在夏宝宝身上。

    夏宝宝的心顿时就是一凸,黑溜溜的双眸中浮现出些许泪花,她害怕眼前的这个男人。

    夏安暖心底一慌,“唐爵!你不准伤害我孩子!”

    刚欲有动作的唐爵却是兀然笑了起来。

    “你不是说你不认识我吗?”

    唐爵松开了手,也就在夏安暖心底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猛地捏住了她的下巴,继而倏然贴近于她!

    失去血色的唇微微颤抖着,她打心底里的害怕眼前的这个男人。

    “唐”

    “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你闭嘴吧。”否则的话,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夏宝宝眼底的泪花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她偏头,看了看唐爵,又看了看自己妈咪,心底有一个想法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冒了出来。

    夏宝宝拉了拉唐爵的衣角,两眼放光,“你是不是想要做宝宝的爹爹?”

    唐爵的眉头倏然一紧。

    夏宝宝笑眯眯的看着唐爵,“你好,我叫夏宝宝,今年四岁啦,你抓着的人是宝宝的妈咪,现在就只有我们娘两儿相依为命,多的人暂时还没有出现,你要不要……做我家多出来的那一个?”

    四岁?!

    深邃的瞳孔在一瞬间紧缩!

    唐爵兀然松开夏安暖,转身,视线就那么直直的落在了夏宝宝身上。

    “你”唐爵张了张口,却是发现自己此时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夏宝宝却是好似知道他要问什么一样,继而笑眯眯的开口:“刚才宝宝就说啦,宝宝只有妈咪,宝宝从出生开始,就没有爹爹的。现在宝宝正式问你一遍哦,你……要不要做宝宝的爹爹啊?”


5


    “夏宝宝!”夏安暖慌乱不已,语气中不觉间带着一丝厉色来。

    夏安暖深知自己宝宝的性格,只是她怎么就忘记了自己女儿最喜欢的,就是即长的好好看,又很有钱的男人呢?

    而宝宝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希望能有这样一个爹爹。

    唐爵深吸了一口气,在努力压下心底的怒气后,方才重新将视线落在夏安暖身上。

    “她是谁的孩子?”唐爵掉转过头,紧紧的盯住夏安暖,目光炙热。

    才刚冷却一点的心,这会儿又变的火热起来了,原来她没有跟傅君墨一起生活!

    那么是不是说,是不是说她对自己还是有点感情的?

    这是不是证明,他们还能

    夏安暖倏地睁开眼睛,面色苍白,“她不是你的孩子。”声音坚定。

    唐爵没有退让,朝着夏安暖逼近了一步,“我问你,她是谁的孩子,回答我!”

    心里恐慌到无以复加,夏安暖想后退,却被唐爵伸手抓住了手腕,禁锢在他身前。

    一股淡淡的香味钻进了夏安暖的鼻子,一路蔓延到了心里,她的身子忍不住颤栗,是他惯用的CalvinKleinFree的香味。

    她的灵魂和身体,都熟悉这个香味,她的鼻尖曾日夜潆绕这股香味。

    “你放开我!放开我!”夏安暖突然大力挣扎起来,“她不是你的女儿,不是!”

    唐爵不想放开,却害怕她挣扎的时候伤到自己,只好松手,条件反射的低吼。

    “如果要不是我的话,难不成还是傅君墨的?!”

    夏安暖顿住身形,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却是在心里默念:对不起了君墨,先借你挡挡难。

    她的沉默,无疑给了唐爵致命一击。

    他不能置信的盯着夏安暖,俊美的脸上盈满了愤怒、隐忍和伤痛,薄唇抿成了一条苍白的线,瞳孔一阵阵的收缩。

    她居然!她竟然敢背叛自己!竟然真的和别的男人

    愤怒险些烧毁了他所有的理智!

    唐爵恨不得上前掐死她,不,掐死傅君墨!他居然敢动他的女人!

    傅君墨,你好样的!果然是好样的!

    夏宝宝看的糊里糊涂的,眼前的这个看起来很是强大的男人似乎很是生气的样子。

    但是她心里好似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不要害怕,眼前的这个男人不会伤害自己的妈咪。

    不过现在夏宝宝可是着急的要死,她刚才已经听说了,这个看起来很好看的男人,是个什么唐氏财团的总裁。

    夏宝宝虽然不知道唐氏财团是什么,但是她知道总裁是什么意思。

    总裁,就是有很多很多很多的钱!

    想到钱,夏宝宝的眼睛亮的,比任何一颗钻石都要耀眼。

    她不但继承了夏安暖的外貌,一并继承的还有夏安暖的财迷特性,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现在的唐爵,在夏宝宝的眼里无疑就是一个会移动的自动取款机。

    在夏宝宝为数不多的愿望里,有一条,就是要给自己弄一个又帅又有钱的爹,然后每天数钱数到笑醒。


6


    老天果然是优待她,送了这么一个人到她跟前给她实现愿望。

    既然是老天爷有意实现她的愿望,她能拒绝吗?

    当然不能!

    而且那个帅叔叔看起来似乎也很喜欢妈咪的样子,如此一来……

    成功的抹杀了心里对妈咪的那点愧疚,夏宝宝把一切都归到了老天爷身上,然后义无反顾的直接就抱住了唐爵的大腿!

    “妈咪!我喜欢这个叔叔!”夏宝宝无疑是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抱住了一条大粗腿,“你选他吧,嗯?”

    说着,还背着众人偷偷的给夏安暖使眼色。

    一个自动取款机要免费的养她们母女,怎么可以拒绝呢!

    唐爵的神色却是冷的快要凝冰了。

    养着傅君墨的孩子吗?

    唇角上勾起一抹冰寒的杀意来。

    夏安暖的心底骤然一惊,她对如此的唐爵太过于熟悉了,熟悉到让自己心尖儿发颤!

    她一把将夏宝宝从唐爵的身边拉了过来,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里!

    “唐爵,你不准伤害她!”

    夏宝宝可是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危险,她还从夏安暖的怀里探出了脑袋来,对唐爵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唐爵登时一愣。

    不过唇角上的那抹弧度却是没消散。

    “这是你的要求,还是你的条件?”唐爵的嗓音中没有丝毫的温度。

    夏安暖一时有些不明白唐爵这话中的意思。

    夏宝宝还真是想不明白自己的妈咪到底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帅叔叔,妈咪要是跟你在一起了的话,你会把你手上的小金库给妈咪吗?”夏宝宝急了,什么都不想,便直接问了自己最想要知道的问题。

    唐爵的眉头微拧,“有何不可?”只要她肯和自己回去,只要她肯回到自己身边,他可以把自己的一切都给她!

    只要她肯

    哪怕是自己的命,他也可以给她!

    夏宝宝听到这,眼睛都开始放光了。

    “那那,你会不喜欢我吗?你会成为那些传说中的恶毒的后爹吗?”夏宝宝继续为自己争取利益。

    “夏宝宝!”夏安暖这一次可是真的急了,“你现在给我闭嘴!”

    而唐爵的声音也在同一时间响了起来。

    “不会。”

    只要夏安暖肯和自己回去,不过是一个孩子而已……他已经失去了她五年,不想再失去下一个五年!

    人都有出错的时候,所以……这一次,他可以原谅她。

    夏宝宝心里顿时就乐开了花。

    “妈咪,妈咪你听到没有!就这个吧!多金有貌还不嫌弃我!最最重要的是,他长得还很好看啊!”

    夏宝宝这是毫不掩饰自己对唐爵的喜爱和欢喜之情了。

    夏安暖却是就好似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直接抱起夏宝宝就要走。

    “抱歉,今天的这个节目我就不参加了,给众位带来麻烦了。”

    夏安暖抱着夏宝宝,对着导演道歉后,也不管现场的人会有什么反应,转身就往后台走去。

    只是夏安暖终究还是小看了唐爵了。

    唐爵低声嗤笑,“夏安暖,你以为,在你出现在我眼前后,我还会任由你逃走吗?”

    夏安暖的脚步一顿,却是没有任何停留的,抱着震惊不已的夏宝宝逃也似的跑了。

搜 索
本页位置:广东新闻网 > 正文

“中国互联网+实体经济创新发展高峰会”在广州举行

http://www.gd.chinanews.com    2017年06月25日 23:29     来源:中新网广东

中国互联网+实体经济创新发展高峰会


CNCBK集团董事长俞润东致辞

  中新网广东新闻6月25日电 (记者 索有为)中国互联网+实体经济创新发展高峰会日前在广州举行。

  与会者认为,世界经济加速向以网络信息技术产业为重要内容的经济活动转变,创新主体要以信息化培育新动能,用新动能推动新发展,要加大投入,加强信息技术设施建设,推动互联网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加快传统产业数字化、智能化,做大做强数字经济,拓展经济发展新空间。

  该论坛由CNCBK集团承办,同日还举行了CNCBK华南运营中心开业典礼及华南大区商学院落地仪式。

  据介绍,CNCBK国际控股集团作为一家互联网创新企业,借助互联网创新平台,引领时代消费观念,以积分赠送返还的方式,让消费产生价值,让投资产生价值。

  CNCBK集团董事长俞润东说,CNCBK搭建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平台,打造一个全新的消费模式,并且在医疗、教育、养老等创新模式探索上发力。(完)



[编辑:方伟彬]

分享到:31K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