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宾国际网
点击标题下「博野快讯」可快速关注            

“二十三,糖瓜粘”。腊月二十三,博野俗称“小年”。这一天要举行祭灶的仪式。糖瓜,便是这个仪式上的主角。所以,这个祭祀仪式也叫糖瓜祭灶。

祭灶始于哪个年代,似乎没人关心过。想想看,灶被我们这块土地上的先民们发明出来,肯定是一件了不得的事。从此,桀骜不驯的野火被先民们驯服了,变成了家火。大约是因为火在食物上发生的奇异作用,让先民们从对火的崇拜转移到了对灶的崇拜上来。或许,这个就是祭灶的来历。

腊月二十三这天傍黑儿,灶台上灶王爷灶王奶奶的神位前摆上糖瓜、糖棍,点上一炷香,就算是给灶王爷灶王奶奶上供了。在我们父辈讲的故事里,灶王爷灶王奶奶要在这天回到天上,向玉皇大帝述职去,报告一下这户人家一年以来的善恶。先辈们相信,灶王爷灶王奶奶只要吃了糖瓜,在向玉皇大帝汇报工作的时候,就不会乱说话。一则嘴巴是甜的,二则超级黏的糖瓜会把他们的嘴粘上。可能真的就是这么回事儿。仔细想想,拿了人家的手短,吃了人家的嘴短,灶王爷灶王奶奶也免不了凡间的毛病。

博野习俗,男不拜月,女不祭灶。祭灶是男人们的事。一家之主要主持这个仪式。但是,老观念里,灶王爷才是一家之主,男主人、女主人反倒没了地位。一家老小的吃喝拉撒睡,倒像都是灶王爷给安排的。

也有个别人家的女主人对此决不认可。就在灶王爷升天的这一天,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妇叉着腰,瞪着眼,抖着脸蛋子训斥灶王爷:“吃着我的,喝着我的,上天去别瞎咧咧。”然后,男主人乖乖地把贴了一年的灶神像揭下来,拿出去,一把火给烧了。温顺些的人家则一边念叨着“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一边毫不客气地点着火。于是,灶王爷灶王奶奶一溜青烟,灰溜溜地上天去了。

从腊月二十三上天开始,灶王爷得忙活一阵儿,最低也得写份能顺过眼去的述职报告,排队等着玉皇大帝接见。直到年三十,画着灶王爷灶王奶奶的那张新的灶神像重新贴在灶台上边的神龛上,他才回宫来降吉祥。

对小孩来说,糖瓜祭灶,格外甜蜜。孩子们的小眼老早就瞄着供盘里的糖瓜和糖棍。等到灶王爷一溜烟跑了,糖瓜糖棍就归他们了。这么黏的糖瓜,有没有粘掉灶王爷灶王奶奶的牙,谁也没见过。但是,七八岁的小孩子,倒有不少被粘掉了牙,还眼泪汪汪地望着扔进猪圈里的牙,一副痛苦的样子,其实是在心疼粘在牙上的麦芽糖。

糖瓜遇热变软,非常粘。会吃糖瓜的,都是含在嘴里,慢慢让糖瓜融化,体味麦芽糖独有的香甜。不会吃糖瓜的,搁到嘴里就咬碎,粘得满牙都是,一旦粘上了,再弄下来就麻烦多了。

以前,博野市面上能买到的糖瓜大部分是本县北祝村生产的。主要有两种,一种外皮白白的,个头不大,几乎是实心的;另一种外皮裹了一层芝麻,个头挺大,但是里面是空的。

糖瓜是这里的特色甜食,入口先脆后黏。特别是裹着芝麻的那种,甜味里还有芝麻的香气,非常好吃。因为主要原料是麦芽糖,所以非常粘,而且温度稍高一点就成了一坨软软的东西。所以,要在寒冷的冬天才能买到。

北祝村的糖房有悠久的历史。这个行当早在新中国成立之前,村里的十几家糖房就已经不知道延续了多少代了。熬糖稀,做成糖块、花生蘸、芝麻糖、千穗谷糖等条状、球状、块状、片状等各式各样的糖果。糖瓜却是格外一种工艺。小米面和麦芽糖混合,抽成条,合成股,掐成球。每个工序都是纯手工的,要耗费大量人力。

改革开放以后,南方的机器制糖早就取代了手工作坊,生产的东西又好看,又好吃。北祝的糖房哪里能竞争过人家?效益不行了,只好关张大吉。即便规模最大的北祝糖果厂,也只好乖乖地转型,专门生产饼干去了,反而发展成了北方最大的饼干厂,名字也改成了博通饼业有限公司,成了现代化的食品生产企业。

如今博野市面上,偶尔还能买到糖瓜,但是都是外地货,本地货是一个也没了。随着糖房在博野的衰落,灶王爷的地位也一天不如一天了。这个整天监视人们,善于打小报告的神界小官,可能真的让人们从心里腻烦了。别说祭灶,就是画着灶王爷的那张纸,也没人买了。

实际情况是,灶台没了,厨房都是新式的,现代化的,根本就没给灶王爷留出位置来。这个好像还是表面现象,据知情人说,灶王爷可能是因为贪财受贿,被“双规”了。

来源:《博野吃》

博野人都在看

这是谁总结的博野?太厉害了!!你爱么?

【招聘】河北最新招聘上千人!都是好工作,博野人抓紧报名

【关注】博野这两个村多了一个让孩子去玩的地儿!

【聚焦】如果没有博野这9个人,咱的夏天要咋过?

【警惕】博野、安国、蠡县...这个视频一经流出,整个保定都传开了!

字号:
英拉被判刑后,泰国会乱吗?
发表时间:2017年10月04日 13:23来源:文汇报

摘要提示:泰国前总理英拉的“大米渎职案”判决可谓是一波三折,吸引了全球媒体的目光。在8月25日的法院宣判日,英拉居然神秘失踪。9月27日,最高法院对英拉案件进行“缺席宣判”,判刑五年。

网页视频播放器加载中,请稍后...

视频:泰国前总理英拉被判5年监禁 官方称其藏身迪拜  来源:深圳高清

  英拉被判刑后,泰国会乱吗?   

  泰国前总理英拉的“大米渎职案”判决可谓是一波三折,吸引了全球媒体的目光。在8月25日的法院宣判日,英拉居然神秘失踪。9月27日,最高法院对英拉案件进行“缺席宣判”,判刑五年。英拉及其支持者多次表示这是“政治迫害”,她也成为泰国历史上首位因担任总理行使职权不当而被判刑的总理。她被判刑后,大家非常关注以下几个问题:

  一是,英拉到底在哪儿?她到底是否会被抓回国入狱服刑?泰国前总理英拉于8月下旬“畏罪潜逃”,一个月后,大家也都没太搞清楚她到底是怎么逃离泰国的?泰国当局目前只查到一些线索,比如查到警方有人协助英拉出逃,英拉出逃时用了一个“车主和司机对不上”的车出逃,中间又换车逃往柬埔寨边境。泰国警察总署副署长希瓦拉昨天透露,英拉已经离开阿联酋迪拜前往英国,泰国和英国之间有引渡协议,他已于上周签署文件,请求国际刑警组织对英拉发出通缉令。但事态将如何发展尚不明朗。其实,英拉回国服刑反而可能对当局是个冲击,势必引发其支持者抗议,引发社会混乱。因此,估计最后英拉像他哥哥、前总理他信那样长期流亡海外,或许对泰国当局和英拉而言都是不错的选择。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泰国前总理英拉。

  二是,英拉和他信家族的政治前途如何?可以肯定的是,英拉和他信都有案在身,算是犯人,按照新宪法,他们以后都不能再参选议员,更不能出任总理和部长了。也就是说,他信家族这两位领军人物的政治前途基本算是完了,除非他们以后有足够的政治能量去除掉宪法的限制,但这非常难。而且,他信家族及旗下的为泰党、街头政治组织“红衫军”未来开展政治活动的财力也会大减。2010年2月26日,泰国最高法院判决认定他信利用总理职务之便制定相关法律为本家族公司谋取非法利益,没收由此获得的约14亿美元;今年7月,泰司法部冻结了英拉12个银行账户,冻结其银行账户的命令将维持10年,且可以继续调查英拉其他财产并对之进行冻结。而在泰国,不管是搞竞选还是搞街头政治,都是“烧钱”的活动,没钱很难玩得转。由此可见,他信家族在政坛之路上受到前所未有的重挫。

  但是,由此就能断定英拉、他信家族及其政党在政治上会一蹶不振吗?非也!确实,他们或其家族其他人很难在下次大选后执政了,因为军人通过制定新宪法和选举方面的法律,确保军人仍能在下次大选后主导上议院,影响总理人选。但是,他信家族及其政治势力仍较强大,仍将是泰国政治中的重要一极,在未来大选后仍将在新的下议院和政治格局中占有一席之地。

  原因主要有:第一,他信家族可能在国外仍存有大笔资金。笔者也曾问过泰国人,他信家族被没收了那么多资产,到底秘密向国外转移了多少资金? 这些钱又是怎么回流到国内搞政治活动的? 其实,泰国人也不清楚这个事情,因为他信2006年被军人政变推翻后流亡国外这么多年了,泰国人也很迷惑不解,其家族以及为泰党怎么还能在政坛上持续活跃?在2007年底、2011年7月的大选中怎么还有大批资金参与竞选,而且,两次都是赢得大选?2008年、2009年、2010年、2013年、2016年怎么还有大批资金来组织示威者进行抗议示威?而且,这么多年了,泰国当局就没法查封这些钱,或者至少阻断他信家族的资金从国外流入国内。这都是难解的谜团。第二,他信家族在过去执政共约九年,其投入大量经济社会资源提升农民、城市平民等草根阶层的福利,如“30泰铢(1美元左右)治百病”“一村一产品(政府帮着卖)”“农民三年缓债”“乡村百万发展基金”等政策。尽管他信家族有明显的政治目的——看中了占人口多数的草根的选票,不过这也从客观上使草根阶层坚定地支持他信,因为泰国从未有总理像他信和英拉这样关怀草根福利。他信和英拉在政治上“栽了”,但其支持者并不会“树倒猢狲散”,支持他信一派政党的人仍很多,这也是他信家族未来在政坛上屹立难倒的选民资本。

  三是,泰国会乱吗?他信和英拉的支持者会在政坛和社会上掀起大浪吗? 这恐怕是很多国内读者关注的问题,因为中国去年有近900万游客赴泰国旅游,今年及未来可能更多。笔者认为,泰国政坛未来会有些波澜,但未必有大的乱局。英拉的部分支持者会为英拉打抱不平,搞些抗议示威,但估计很难组织起数万人以上的大规模示威,或者是长期示威。一方面,他信家族的资金正处于困难期,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要用在下次大选运作上,那才是他信家族东山再起的关键机会。另一方面,巴育军人政府非常强势,宪法和法律赋予当局在处理涉及国家安全等事务上的绝对权力,一旦发生五人以上规模的示威,当局便会立即用武力予以驱散。27日宣判当天,当局就在法院门口部署大批警力,有部分人声援英拉,但并未出现大乱。未来,英拉的支持者也不敢暴力与军队对抗,因为那是拿着鸡蛋碰石头。

  (宋清润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及大洋洲研究所副研究员)

  【编辑:冯抒敏】

更多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