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马结果.www.7185.com

点击上方【天使镭】快速关注



从“多余的人”到“局外人”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


自古以来,人一直在向世界发出呼唤,并且一直从世界得到回答。事实上,人是把自己的呼唤的回声听成了世界的回答。可是,直到一个多世纪前,人才对此如梦初醒。于是,一个新的历史时代拉开了帷幕。


一个能够回答人的呼唤的世界,实际上就是一个上帝。现在,世界沉默了,上帝死了。


当人的呼唤第一次得不到世界的回答,世界第一次对之报以毛骨悚然的沉默的时候,人发现自己遭到了遗弃。他像弃妇一样恸哭哀号,期望这号哭能打动世界的冰冷的心。但是,覆水难收,世界如此绝情,只有凄厉的哭声送回弃妇自己耳中。


这时候走来一位哲学家,他劝告人类:命运不可违抗,呼唤纯属徒劳,人应当和世界一同沉默,和上帝一同死去。


另一位哲学家反驳道:在一个沉默的世界上无望地呼唤,在一片无神的荒原上孤独地跋涉,方显出人的伟大。



渴求意义的人突然面对无意义的世界,首先表现出这两种心态:颓废和悲壮。它们的哲学代言人就是叔本华和尼采。


还有第三种心态:厌倦。


如果说颓废是听天由命地接受无意义,悲壮是慷慨激昂地反抗无意义,那么,厌倦则是一种既不肯接受、又不想反抗的心态。颓废者是奴隶,悲壮者是英雄,厌倦者是那种既不愿做奴隶、又无心当英雄的人,那种骄傲得做不成奴隶、又懒惰得当不了英雄的人。


厌倦是一种混沌的情绪,缺乏概念的明确性。所以,它没有自己的哲学代言人。它化身为文学形象登上十九世纪舞台,这就是俄国作家笔下的一系列“多余的人”的形象。“多余的人”是拜仑的精神后裔,这位英国勋爵身上的一种气质通过他们变成了一个清楚的文学主题。


我把厌倦看作无聊的一种形态。这是一种包含激情的无聊。“多余的人”是一些对于意义非常在乎的人,但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找不到他们所寻求的意义。当世人仍然满足于种种既有的生活价值时,他们却看透了这些价值的无价值。因此,他们郁郁寡欢,落落寡合,充满着失落感,仿佛不是他们否定了既有的意义,倒是他们自己遭到了既有意义的排斥。这个世界是为心满意足的人准备的,没有他们的位置。所以,他们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人”。


从莱蒙托夫的《当代英雄》出版、第一个“多余的人”形象皮却林诞生之日起,恰好过了一个世纪,加缪的《局外人》问世。如果把默尔索对于世间万事的那种淡漠心态也看作一种无聊,那么,这已经是一种不含激情的无聊了。从“多余的人”到“局外人”,无聊的色调经历了由暖到冷的变化。


人一再发出呼唤,世界却固执地保持沉默。弃妇心头的哀痛渐渐冷却,不再发出呼唤。这个世界不仅仅是一个负心汉,因为负心犹未越出可理解的范围。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可理解,它没有心,它是一堆石头。人终于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荒谬的世界。


朗读者:高昂,网名go on,中华文化促进会朗读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全民悦读全国联盟常务副秘书长,山西广播电视台职业播音20余年,专注于纪录片解说。听到他更多声音,公众号:全民悦读太原阅读会,ID:tyreader


阅读往期经典

拥有这种能力,你才能真正快乐

最高的物质幸福是什么?

你若这样,就是最大的不严肃

与人交往最重要的品质

最让我留恋的是好书和好女人

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

周国平


投稿邮箱:guizhou@chinanews.com.cn 电话&传真:0851-85895987
【巴西·南美侨报】海外华文媒体贵州感受数据“魅力”
发表时间: 2017年09月20日 11:49 稿件来源:中国新闻网
36.8K

  刊于菲律宾《联合日报》、巴西《南美侨报》

  中新社贵安新区9月16日电 (周燕玲)来自18个国家及地区的26家海外华文媒体一行16日赴贵安新区探访贵州大数据产业发展。

  每到一个大数据企业的参观点,海外华文媒体人仔细地聆听讲解员的解说,时不时就感兴趣的问题提问,或拿出手中的录音笔现场采访、用手机拍照。

  “在参观过程中我看到一个非常好的技术,把几百万张文物照片收集汇聚后,运用大数据进行文物鉴定。”随笔南洋网站联合创办人邹璐谈及参观后的感受,像发现“宝贝”一样兴奋。

  因对文物研究和文物鉴定感兴趣,邹璐曾听过不少专家讲解以及查找资料解决文物鉴定真伪的问题,但都没有太多收获。“那是一个很好的大数据运用,还可以通过二维码追根溯源。”邹璐说。

  在参观精准医疗大数据展示中心时,车间里整齐摆放着计算机断层扫描仪(CT)、分子影像(MI)、X光机等医疗影像产品令华文媒体人“大开眼界”。

  “很震撼,中国高端医疗设备行业打破国外企业垄断,实现了完全自主研发。”新西兰中华新闻网总编辑张晶岩说,最想看到的就是大数据运用到医疗方面,通过大数据分析预防与诊断疾病,以及给偏远地区进行远程医疗的做法值得称赞。

  在新西兰中华新闻通讯社社长景曦看来,大数据在各个领域无处不在,如果大数据“联姻”“一带一路”建设将大有可为,前景广阔。(完)

【编辑:周娴】关闭本页

买马结果.www.7185.com/买马结果.www.7185.com_网络最新 买马结果.www.7185.com

点击上方【天使镭】快速关注



从“多余的人”到“局外人”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


自古以来,人一直在向世界发出呼唤,并且一直从世界得到回答。事实上,人是把自己的呼唤的回声听成了世界的回答。可是,直到一个多世纪前,人才对此如梦初醒。于是,一个新的历史时代拉开了帷幕。


一个能够回答人的呼唤的世界,实际上就是一个上帝。现在,世界沉默了,上帝死了。


当人的呼唤第一次得不到世界的回答,世界第一次对之报以毛骨悚然的沉默的时候,人发现自己遭到了遗弃。他像弃妇一样恸哭哀号,期望这号哭能打动世界的冰冷的心。但是,覆水难收,世界如此绝情,只有凄厉的哭声送回弃妇自己耳中。


这时候走来一位哲学家,他劝告人类:命运不可违抗,呼唤纯属徒劳,人应当和世界一同沉默,和上帝一同死去。


另一位哲学家反驳道:在一个沉默的世界上无望地呼唤,在一片无神的荒原上孤独地跋涉,方显出人的伟大。



渴求意义的人突然面对无意义的世界,首先表现出这两种心态:颓废和悲壮。它们的哲学代言人就是叔本华和尼采。


还有第三种心态:厌倦。


如果说颓废是听天由命地接受无意义,悲壮是慷慨激昂地反抗无意义,那么,厌倦则是一种既不肯接受、又不想反抗的心态。颓废者是奴隶,悲壮者是英雄,厌倦者是那种既不愿做奴隶、又无心当英雄的人,那种骄傲得做不成奴隶、又懒惰得当不了英雄的人。


厌倦是一种混沌的情绪,缺乏概念的明确性。所以,它没有自己的哲学代言人。它化身为文学形象登上十九世纪舞台,这就是俄国作家笔下的一系列“多余的人”的形象。“多余的人”是拜仑的精神后裔,这位英国勋爵身上的一种气质通过他们变成了一个清楚的文学主题。


我把厌倦看作无聊的一种形态。这是一种包含激情的无聊。“多余的人”是一些对于意义非常在乎的人,但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找不到他们所寻求的意义。当世人仍然满足于种种既有的生活价值时,他们却看透了这些价值的无价值。因此,他们郁郁寡欢,落落寡合,充满着失落感,仿佛不是他们否定了既有的意义,倒是他们自己遭到了既有意义的排斥。这个世界是为心满意足的人准备的,没有他们的位置。所以,他们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人”。


从莱蒙托夫的《当代英雄》出版、第一个“多余的人”形象皮却林诞生之日起,恰好过了一个世纪,加缪的《局外人》问世。如果把默尔索对于世间万事的那种淡漠心态也看作一种无聊,那么,这已经是一种不含激情的无聊了。从“多余的人”到“局外人”,无聊的色调经历了由暖到冷的变化。


人一再发出呼唤,世界却固执地保持沉默。弃妇心头的哀痛渐渐冷却,不再发出呼唤。这个世界不仅仅是一个负心汉,因为负心犹未越出可理解的范围。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可理解,它没有心,它是一堆石头。人终于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荒谬的世界。


朗读者:高昂,网名go on,中华文化促进会朗读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全民悦读全国联盟常务副秘书长,山西广播电视台职业播音20余年,专注于纪录片解说。听到他更多声音,公众号:全民悦读太原阅读会,ID:tyreader


阅读往期经典

拥有这种能力,你才能真正快乐

最高的物质幸福是什么?

你若这样,就是最大的不严肃

与人交往最重要的品质

最让我留恋的是好书和好女人

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

周国平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